10/07/2007

愛情相簿

我們七個人坐在阿雄家的客廳,歪七倒八的各做各的事。Felix 抱著個大枕頭在打盹; 阿基萬分緊張的眼睛緊盯著電視銀幕,觀賞著那沒有經過電檢局開道的一套電影; 麥邊看電影邊閑聊; Eric 在一旁翻閲娛樂雜誌; 我則在大吃大喝 ...

而阿雄則把他的珍藏相簿拿出來,與曾是他大學同學的阿蕙兩人在那兒比手划腳,時而聽到阿蕙的爆笑聲。
我探頭過去,聼聼他們在說什麽。
只見阿雄把相簿翻過來 翻過去,指著相簿内的人物在說:“ 喏,就是這個丹尼,他幫他的好朋友 Kenji 追這個女孩子 ...” 說著把相簿翻到另一邊去,指著一個頭髮及肩,長得清秀可人的女孩子:“ 就是她,她叫阿清。丹尼幫 Kenji 追了一陣子,最後成事了,不過不是 Kenji 與阿清成事,而是丹尼與阿清成爲情侶。”
阿蕙嘖嘖稱奇:“ 哪有這種事,幫朋友追女孩子,到最後自己追去。”
“ 後來阿清跟丹尼在一起也不很久,就與他分手了。” 跟阿雄做那麽久的朋友我第一次發現他原來這麽八卦的:“ 因爲有另一個也是他們圈子裏的女孩子喜歡丹尼,知道了丹尼與阿清拍拖的事,就向丹尼表示愛意,丹尼也亂了手腳,不知要怎樣才好,長得這麽大,才第一次被女 孩子反追,結果在兩個女孩子中間遊移不定 ... ”
阿雄越說越起勁,我則越聼越暈眩。
“ 最後阿清發現真相,離他而去,跟另一個叫 Gary 的男孩子。” 說到這裡,阿雄翻開另一本相簿,指著一個穿 T-shirt 短褲的男孩子:“ 就是這個。Gary 也喜歡阿清,但是他已有另一個叫阿晶的女孩子在家鄉等他,他與阿清一開始,就回家鄉去找阿晶說清楚 ... ”
我越聼越緊張,從本來挺遠的沙發聼著聼著就拿了張椅子坐在阿蕙旁邊聼。
可是 Gary 囘了幾次家鄉都説不清楚,阿清很失望,就決定離開他了。“ 這時,噔噔噔噔 ... ” 阿雄說到這裡更做了點音效:“ 麥克出現了,麥克跟阿清說 ... ”
這群大學生一定是讀太多書,讀過頭了,怎麽談戀愛這種應該很簡單的東西一到他們手裏就變成這麽複雜了。我忍不住打斷阿雄:“ 你們爲什麽把這麽單純的愛情在這麽單純的校園裏弄得這麽複雜得不可收拾呢?”
在我的世界,一直崇尚簡單的愛情。最好簡單到 “ 因爲我愛你,你也愛我,所以我們永遠在一起”,一句話説完。
最簡單的愛情永遠是最深刻的。
沒有第三者,沒有猶豫,沒有三,四,五角關係,沒有不信任,沒有因爲 ... 所以,當然也沒有對不起。
阿雄已從大學畢業六 ~ 七年了,這群往日把愛情弄到這麽烏煙瘴氣的男女,這幾年來在複雜的社會上生活,一定也領悟了這一點。平日的生活,工作與人事關係已經很麻煩很複雜了,他們在說到愛情時,一定力求簡單。
也許在象牙塔中時,因爲生活枯燥簡單,所以才會去談那種錯綜複雜的愛情。而生活歷練一多,才清楚的看見愛情裏不應該有太多的雜質摻入。我們的社會已經這麽日益複雜了,談一場簡單的愛情才是正道。
經常在很多場合都會被問到這個問題:“ 你會找一個怎樣的男人成爲你的終身伴侶呢?”
每一次,面對此問題,我都胡亂作答。因爲連我自己都不懂我會找怎樣的男人來共度餘生,因爲他們看起來都一樣可怕。
所以我想,找一個怎樣的男人來陪我過下半生,不是重點。重點在,一份簡單的愛情才是最動人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