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1/2008

新年

“ 新年囖,新年囖,準備好男伴了嗎?”
朋友在給我的賀卡上這樣興高采烈的問候我。
我咋看,以爲自己看錯了。很多人都問我,準備好年貨了嗎?準備好回家了嗎?準備好過年的新衣了嗎?... ...
就是沒有人會這樣把 “男伴” 也當做一樣物品來準備的。好像 “男伴” 是一件物品,新年的必需品,如柑,紅包,新衣 ... 等,是一件不可或缺的應節物品。
這位朋友今年 24 嵗。原來 24 嵗的 “小孩” 與我已有代溝。我們這一輩的人,只有在情人節才會準備好 “男伴” 來應節的。新年時我只會準備好幾件有口袋的衣服,然後興致勃勃到處向人們打聽:“ 喂,你爸爸媽媽在家嗎?我可以去找他們拜年嗎?” 從初一問到十五,鍥而不舍,非常賣力。
話説回來,在情人節這種需要準備男伴的節日裏,要奉勸各位,要睜大眼睛,不要找一個不合時宜的男伴。
什麽叫不合時宜的男伴呢?你也許會問。
擧個例子吧 ...
例如那個整天喜歡 Window Shopping 愛替他人做形象,可是我很胖,不知如何下手的 Bernard,就是一個不合時宜的男伴。
去年的情人節前夕,他的弟弟虛心的向他討教,要如何給女友一個驚喜。他就教他弟弟這樣做:
找一個海邊,比約定的時間早幾個小時趕去佈置。買多多蠟燭,把蠟燭都插入沙中,排出一個心形圖案。
然後,在約定的時間趕回去接女友,神秘兮兮的告訴她,要帶她去一個地方。
女友一定會問:“ 你要帶我去哪裏吖?” 他就會故做神秘的答:“ 等去到妳就會知道了。” 女友就會在行程中很甜蜜的期待著。
好啦,走著走著,要到現場前 500 公尺,就會很溫柔的要女友閉上眼睛:“ 我想給妳一個驚喜,不可偷看哦。”
在抵達現場后,要女友在一旁等 (不可張開眼睛),自己就把所有蠟燭點上,然後去握住女友的手,帶她一步一步走進 “心” 裏,蹲下。
接下來,就是情節的高潮処。他會在她耳邊說:“ 現在可以把眼睛睜開了。”
而她,一張開眼睛,一定會在搖曳的燭光中感動地伏在他肩上 ... 就這樣,他們坐在 “心” 裏面談一個晚上的情話 ...
“ 啊,這是件多浪漫的事呀!” Bernard 轉述完畢,不禁閉上眼睛陶醉的想象。然後,一睜開眼睛,發現整桌的人都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他。
“ 怎麽樣?” 他得意地說:“ 懾服於我的妙計了吧?那個女孩一定會很感動的。”
這時,有人關心的伸手去摸一摸 Bernard 的額頭:“ 你沒事吧?昨晚太夜睡了是吧?”
有人置疑他是在談 60 年代戀愛的人。有人開始責怪現代電影荼毒 Bernard 小小的心靈。
原來大家聼了 Bernard 的 “情人節大藍圖” 之後,在腦海中浮現的畫面是這樣的:
Bernard 用 99 支蠟燭圍了一個心形后,以頭髮淩亂的 “形象” 出現在女友家門前,(海邊風大,吹亂的) 拉了女友,往海邊奔去。要女友閉上眼睛,到了現場的 Bernard 驚覺那個心形圖案已變成了不規則形 —— 在海邊嬉戲的頑童將之拿來玩,或附近貧苦人家見有蠟燭,奔走相告,於是都前來拿一兩支回去用。
還好女友眼睛閉上,沒有見到現場情況。Bernard 連忙去重新佈置。一算,糟!本來 “愛你久久” 用 99 支蠟燭表心意的,現在變成三十八根 ... 不過,把心弄小一點,還可以補救。
好啦,現在是點火的時候了。海邊風大,Bernard 滿頭大汗,弄了很久,都無法把火點着。
這時,女友的臉已經越來越黑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等了一個小時半的女友帶進圈中。女友睜開眼睛,看見自己坐在陰慘慘,一閃一閃的燭光中,不知所措。
擡頭,望見爲了這件事已經累得像只狗的 Bernard ,低頭略略算一算,什麽?
三十八支蠟燭?你罵我三八?站起來,揮袖而去 ...
只剩下可憐的 Bernard ,獨身肅立在冷風中,獨傷悲 ... (背後悲慘音樂響起 ... )
Bernard 本來想給女友驚喜,結果只成功了一半 ... 成功地給女友 “驚”,至於 “喜” 嘛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