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3/2007

像我這樣一個單身女子

結了婚的友人問我:“ 你的單身日子怎麽過?”
我想了想,吉隆坡有成千上萬像我這樣的單身女子,她們又怎麽過?
有人志向太大,只有單身才能讓她完成理想,抱負。有些人因爲千帆過盡,連蘇州都過了還等不到一艘合心意的船,所以不得不單身。有些人卻遍體鱗傷,對男人已不存任何希望,寧願單身也不願再碰感情的事。
對我來說,單身只是一種過渡。在把自己嫁出去前,我完全自由,我完全獨立,完全屬於我自己。
如同吉隆坡成千上萬的單身女子,我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 (雖然老找不到一雙可以傾聽的耳朵),有自己分配時間的方法 (雖然分來分去縂逃不脫工作,回家,逛街,看電影),還有一班永遠不會跟我結婚的男女朋友。
單身不過是一種生活形態,你可以多姿多彩,風風騷騷; 也可以云淡風輕,從從容容。單身便是一種生活方式,你自己一個人要如何過,而且越過越精彩,真是一門學問。
我身邊有一群單身男子,有電腦工程師,室内設計師,保險經紀,会计师,還有自己當老闆的寵物美容師,某上市公司的銷售代表。個個都是專業人士,個個都單身的好像很快樂。
平常的日子我們都各自找樂子去,住在距離不到三公里的我們可以兩個月不見面。(我剪了頭髮一個月又 30天之後還有人一看見我直指住我的頭髮說:“ 咦,新髮型哦!” ) 只有在新年前夕,元宵節,中秋節,冬至 ...... 這種單獨度過會叫人傷感的日子裏,我們才會聚集在一起吃個飯。
我們這班人不急,到急坏了我們的家人。
例如那個電腦工程師阿志,去年新年他的媽媽還特地帶他到廟裏問 “神”。志媽媽不是問阿志幾時會結婚,她問:“ 我們家阿志娶得到老婆嗎?” 結果 “神” 說:“ 安娣,妳不要擔心,你們家阿志 30 嵗就會結婚了。” 志媽媽聼了高興到半死,總算放下心頭一塊石。
而銷售代表的阿毅每次回家一放下行李,就被一班人前呼後擁的帶去相親。阿毅連那女孩子的臉是圓是扁都還沒看清楚,又被押去另一個相親地點了。
而在下,每次春節回鄉,一到親友家團拜就會聽到被問了不下 200 次的:“ 妹妹,弟弟都有對像了,還不趕快努力找一個 “牽手”?要不將吉隆坡的工作辤掉,回來這裡,好讓我們幫你安排相親?”
我慘被這問題纏了好幾年,大家都在拭目以待,看我會不會在壓力下快快結束單身生涯。
其實單身好不好?你可以單身十年,依然兩袖空空,什麽也沒有; 你當然也可以在過單身生活期間完成心願,充實自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