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5/2007

誰還願意替女人開門

周末與兩個大男人去看電影,在片中有一幕是男主角一邊拉著女主角逃跑,一邊大吼著對她說:“ 如果妳想活命的話就跟著我!”
啊,我一聼就心動,多久沒有聽到這麽豪氣万丈的話從一個男人的口中說出來了。他有信心,有把握的相信如果她跟著他,他一定能夠保護她,不讓她受一絲委屈,不讓她有一絲一毫的損傷。呵,多浪漫。
散場后與那兩個男人說起,他們頗爲不屑,阿俊冷笑:“ 咦,你們不是常說要男女平等的嗎?誰還需要保護?”
哎呀,男女平等之後都各有天職要負的啦,男人女人一起外出拼搏,女人的天職就是照顧家庭生孩子,男人呢?在古代男人的天職是打戰,現代都無戰可打了,男人們卻趁機把保護女人這項天職悄悄給推卸掉了。
想當年男人還願意為女人開車門,拉椅子的風光日子 ...
很多男人老是不明白,不管一個女人在外如何強悍,在私底下仍是渴望有人能夠關心她,給于她要的,一種心靈契合的感覺。
我有許多 “女強人” 型的女友,別看她們在工作上指揮万軍,揮灑自如,呼風喚雨的風光,有好幾個女友就常為著工作上的壓力來找我哭訴。
有一次阿珠在傍晚時分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劈頭就道:“ Joyce,我累極了,我不想再做下去了!”
 “ 別這樣,” 我坐在房内的電視機面前看電視節目邊安慰她:“ 來我這兒坐吧,我泡一杯奶茶給你喝,給你一個肩膀靠一靠。”
她那邊默靜了一下,忽然輕輕笑了起來:“ 也只有女人明白女人要什麽,Joyce,我想如果妳是男人,我大概會嫁給妳。”
我也笑了:“ 如果我是男人我才不會這樣答妳,我會說: 唉,想這麽多幹什麽?工又是妳要做的,氣當然妳要受啦!去,去洗個澡睡覺去。”
說完,我們兩個女人一起大笑。
還有另一個朋友阿敏,她事業心頗強,男友常說: 妳比我還會賺錢啦,還要我做什麽?
他爲什麽不能夠明白一個女人在追求自我實現的當兒,需要的並不是冷言冷語?一個堅實可靠的肩膀,體諒的眼神和溫暖的擁抱,有了這些,外邊的大風大雨也就不算什麽了。
在這樣的社會裏,太多的金錢已沒有什麽意義,他的薪水可以養活你們倆人,妳的薪水可以買花戴,日子平平淡淡也就是幸福了。
相比之下,其他的特質對一個女人來説反倒顯得重要起來。
列如生活的品質,你過得從容嗎?你快樂嗎?你的生活充實嗎?在任何時候都有一雙攤開著的手等你回去嗎?
如果跟了一個男人,以上這樣的生活特製竟然找不到,那和單身有什麽不一樣?不如單身算了。
於是有人就會説話了:妳們的要求這麽高,難怪會找不到另一半。
此言差矣,此言差矣,與十年前的女人所要求的:“ 英俊,有錢,溫柔,喜歡小動物,與岳父母合得來” 比起來,我們要求幾乎是挑跳樓貨的水準。咦?那不是説明,現在的男人的條件 ... ...
不過話説回來,那兩個男人還算有良心的,至少在我的淫威之下,他們仍傳統的認爲:“ 老婆是娶回來養的,男人必須負擔大部分的家用。”
令我老懷寬慰。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