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7/2007

八條龍變一條蟲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這種事了。
朋友生日,我們出來為他慶祝。吃飽后,要決定去那裏喝茶時,紛亂的情況就開始了。
一個說:“ 不如我們去 XX Hotel 的 Lounge 喝酒聼歌?” 馬上有兩個聲音說:“ 才不要,我不喜歡充滿煙味,酒味的地方。”
另一個插嘴:“ 那麽不如去 Lois 家喝咖啡好了。” 有一個人贊成了:“ 好啊,好啊。” 另一個聲音自角落傳出來:“ 不順路啦!不要!”
“ 去山上看夜景如何?” 有人閑閑的道。
“ 不要!” 一個女聲加插進來:“ 有蚊子,我穿短裙,不要。”
“ OK,那麽你們說要去哪裏?” 平日以脾氣最好見稱的好好先生有點不耐煩的說:“ 我們站在這件購物中心的大廳討論這件事已經 20 分鈡了,到底要怎樣?”
“ 年紀最大的那個決定。” 有人出主意。
我附和:“ 好!總之我們全部人得服從這個決策人的決定。”
年紀最大的阿雄開聲了:“ 我決定,上云頂吹風。”
他的尾音還未落,有人反對了:“ 傻的啊?這麽遠,現在都那麽夜了,雖是周末,但我明天還得上班咧。推翻!”
又有人接話:“ 是咯,short 的啊?我們不要你決定,不如由年紀最小的做決定,我們服從他就是了。”
大家把眼光集中在年紀最小的 Rina 身上。
Rina 想了一下,很認真的說:“ 我說啊,最好大家回家睡覺算了。”
大家一起 “啋” 的一聲:“ 換人決定,換人決定。”
就這樣熙熙攘攘的半個小時又過去了,我們連接下來要做什麽都不知道。
每一次這種事情發生時,我都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在場每一位在他們的工作領域上都能夠獨當一面,做事都有條有理。爲什麽一下了班聚在一起,就常常會發生這種下不了決定的事?
八個人八個腦袋,人多好辦事?才怪。如果是我一個人,早就看了一場電影出來了。
忘了是誰說過這麽一句話:“ 一個日本人是一條蟲,三個日本人是一條龍。可是一個中國人是一條龍,三個中國人卻是一條蟲。”
是的,我們八個人分開來是可以指揮千軍萬馬的八條龍,合在一起卻變成一條什麽決定都做不了的蟲。
爲什麽會這個樣子呢?
依我分析的結果是: 對這八個平均單身了三十年的人來説,在他們的生活字典中,沒有 “協商”,“討論” 這類字眼。平時做任何重大的決定都是一人做一人當。要去看電影就去買票,要吃飯就找餐廳,要喝酒就找 Pub,要回家就走向停車場,沒有矛盾,沒有反對的聲音 ( 精神分裂者除外 ),沒有猶豫。
就因爲這種至少十年來的生活習慣已經生根蒂固,於是我們一個一個都像牛一般固執,還沒有學會如何去迎合或遷就別人。
我想看電影爲什麽要陪你上山看夜景?我想回家喝咖啡爲什麽要陪你去 Pub 聼歌喝酒?爲什麽?
大家都想不通爲什麽要去遷就別人來委屈自己。
有一次,我的女朋友跟我埋怨她的老公:“ 他做什麽決定都不跟我討論,有時還不讓我知道。”
我比她更訝異:“ 那有什麽不對嗎?”
你的情人有事不跟你討論而與別人商量,那表示那個人比你更了解他的情況,不讓你知道是因爲你並不需要知道。這之間有什麽令人不明白的地方嗎?
習慣自由的我實在無法想像如果有一天有個人來埋怨我:“ 你做決定怎麽都不來跟我討論一下?” 我想我會馬上將這個人踢到冥王星去。
如果結了婚就表示做一件這麽簡單的事都要受千夫所指,那麽我寧願這樣熱熱鬧鬧的與八個朋友用半個小時去決定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我們要做什麽還來的過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