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2007

網絡上の騙(瘋)子?

前陣子在聊天室遇上一個瘋子 ~~~ 應該算是個 “感情騙子” 吧?還真有這種事!
雖説我並沒中對方的圈套,但感覺真得很不可思議。這世界上爲何會有這種靠欺騙他人感情維生的人出現?
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 ... 话说上星期的某天,在聊天室與友人聊天時忽然冒出一個聊天的邀約。基於禮貌,便向對方打聲招呼。都還沒聊到兴趣、工作與生活 ... “我喜歡你,希望我們可以發展” 這句話出其不意地冒了出來,讓我傻眼 ~~ 怪怪!這傢伙是腦筋秀逗了吧? 我再怎麽花痴也不可能對一個素未謀面的男子向我表白而給樂翻了。我問他是否搞錯/ 认错對象了?他竟回應説:“ 沒有,這樣的妳我就喜歡,妳就是我認定的那個人。妳相信網絡有真愛嗎?” 天呐!這傢伙是哪裏跑來的瘋子?很有問題。現今的社會,哪還有不以貌取人的?更何況他連我是否長了三粒眼珠,六只耳朵,藍鼻子都還搞不清楚 ~~ 怎可能如此輕易地向人說出喜歡?
暫不管他的話,經我一番詢問,得知對方姓鄭名超,現年32 嵗,是中國上海人。(當然,我對這些個人資料的可信度總是有所保留) 目前獨自在香港發展與定居。現在香港賽馬協會上班,擔任企划部助理 ... 嗯,單以這種情況看來他腦筋應該沒出毛病。但他問我的問題卻讓我感到不太舒服。問我工作的事也就算了,竟還問我是否有車子?開什麽車?車子多少錢買的?... 還不断追問我的月薪,房子等。對這種問題,我一般是很含糊地囘應過去了。對方也許尚未嗅出我在防著他,亦沒對他加以理睬。但對方仍不斷地向我猛灌蜜糖,更問我是否相信一見鍾情 (哪來什麽一見鍾情?),遠距離戀愛?
遠距離戀愛?嗯,無可無不可 ... 對我而言,只要彼此互信、容忍、意識堅強、有共識~~ 並不無可能。但我本身無法接受長時間的分離。並不是不信任對方,而是自信不足。想說他朝若能遇上心儀的對象,又能彼此喜歡 ... 即使無法一起走到最後,至少曾在一起一段歲月,共同擁有一段美好的回憶 (也許對方並不認同) 這也就夠了,不勉強。現在說得輕鬆,事情發生后也許我亦會感到痛苦,會難過,會捨不得,放不開。但縂比拖著一個變了心的人在身邊,兩個人彼此相互折磨,痛苦來的好些。
隔天一開啓電腦又遇上此人。一早又對我猛灌蜜糖 ... 但因忙於處理及跟進客戶的訂單,因而並沒對他加以理會。幾小時后忽然被此人的一句話給吸引,說他任職的公司 (香港賽馬協會) 有一項投資方案。就是要嚴重打擊大馬的地下六合彩。我應說沒在這裡的報章看過相關的發表。他則說這項計劃是秘密進行的,所以外人不知道。(嘩,那他豈不是在向我這個 “外人” 洩漏公司機密?)更說他們想與我們合作一起來打擊地下六合彩。而公司只出了 10 個名額,他想爭取下來。還說若我願意投資的話,將會分得 40% 彩金 ~~ 呵呵!
心想: 哦 ~~ 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此人肯定認爲大馬的女性都沒受過教育,不曉得什麽是 “網絡行騙”?!對於這種 “感情騙子” 我更是超反感。還說什麽是爲了我們以後美好的將來著想 ~~ 什麽吖?將來?我們哪來什麽將來?説穿了還不都只是爲了他自己那美好的未來?
話説回來,若香港馬會真要打擊大馬地下六合彩的話,照理說應該找大馬政府或相關部門合作而非我們這些市井小民。警察擺在一邊不做事,賊反而要我們去捉?可笑至極!
聼過他的所謂 “大計” 后我對此人的好奇心全失了。因爲底牌全亮出來了,讓人一目了然。
我當然回絕了他的 special offer which to let me be in the lucky 10。
之後?!不出我所料,此人從此銷聲匿跡 ~~~ 我慶幸!
對於此事,我沒什麽感想 ... 整件事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 ~~ 可笑,荒繆!難以想象竟會有人只想利用兩天的時間向對方灌迷湯,然後讓對方上釣,中自己的圈套。魚綫都還未抛出去,大魚要如何上鈎呢?呵呵。我不否認在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的確有易被感情所累而受騙的男女 ~~ 但,不認爲這很荒繆嗎?此人像是拜師學藝沒幾天,才學到幾招三角貓功夫,技藝尚未精煉,成熟,就急於出師的學徒。這也讓我看清了很多現代人渴望輕鬆的環境,毋須付出努力去學習更多的生活技巧卻急於在短時間得到豐盛的果實的這種態度。
我承認自己也經常會有這種想取巧的想法,但無可否認,還是得努力。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現今還有多少人明白這個道理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