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1/2008

佳節,打救寂寞的人

新年夜 (New Year Eve),艾文有事打電話給我,一聽到我的聲音,倒詫異起來:“ 咦,妳怎麽沒出去?”
我平時風騷的形象可謂深入民 心,每個人都以爲我逢星期六,星期天或假期/ 佳期節目一定排得滿滿,所以也就不來約我。殊不知,這幾天我幾乎都在家渡過。從早到晚,除了上洗手間,我幾乎都呆在房裏看著電視節目或 DVD。大不了便在住所附近的 Mamak 檔喝杯茶透透氣吧。這就是我的周末/ 假期 ... ...
説來沒人相信,公共假期更是我最寂寞的日子。如果適逢中秋節,情人節,平安夜 ... 嘩,那更見蕭條。別看我平時風流快活,看起來很熱鬧的樣子。在舉國同慶的日子,就常常孤單一個人過。
還好城中也還真不乏我這種人,最近佳期期間,就暴露了這些人的行蹤。
話説新年夜那天,我很早就下班了。臨走前同事問我:“ 今天是新年夜,回去享受天倫之樂吧。” 我想說才下午 3 點半,我對他說:“ 我無處可去。” 他驚詫的看一下我,叢叢肩轉身走了。
坐在車子裏,窮極無聊,便打電話給溫蒂,溫蒂聽到我的聲音,像怕我要挂掉她的電話般急急的說:“ 晚上約我吃飯好嗎?” 奇怪,我以爲這個女人該有大堆節目等著她。
蓋了溫蒂的電話,百思不得其解,隨即又打電話給阿傑:“ 喂,老兄,新年夜有什麽節目?” 語音尾才落,我就聽到阿傑興奮的聲音:“ 我沒有節目,妳有嗎?” 於是我想了想,也叫他出來吃飯。
阿傑像一支箭般飛來與我會合。看他喜滋滋的樣子,彷如拾到大鈔。他劈頭就問我:“ 咦,妳怎麽沒節目?我以爲排隊約妳的男人排到五條街外。”
我靈光一現,呵,明白了。就好像我以爲溫蒂應該有節目一樣,大家都以爲大家一定有了節目就不去約對方。實際上,大家都是早早回家睡覺,聼著窗外熱鬧的歡呼聲,黯然入夢。
於是我們坐下來商量還要搭救哪一個寂寞的人。
像阿傑一樣,阿基連想都不想就說要飛車來。
至於菲立,我們都抱不大的希望。此君乃天下第一號忙人,聯絡他也只是 “盡人事” 罷了。他的手機沒開,便留下了這樣的口訊:“ 今晚是新年夜,你寂寞嗎?如果是的話,請打電話找 XXX。”
以我們的經驗,留口訊給菲立簡直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囘,十留九不應。他每每回電,我們都要喜極而泣。可是這一囘,奇跡出現了!沒到五分鐘,菲立回電了,問好時間,地點就說:“ 你們等我,我現在就過去。”
還沒到一個時辰,我們的桌子就熱熱鬧鬧的坐滿了一堆新年夜無処去的人。這種一呼百應的情況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我以爲這樣下去也沒什麽不好,直到今天與一位許久不見的老友阿芯在車上說起。她冷笑兼潑冷水:“ 別以爲妳這樣就可以過快樂的單身生活至老死,有一天,妳會發現一呼百應變成百呼無人應。”
我嚇一跳,忙問:“ 願聞其詳。”
單身生活經驗比我豐富的阿芯 以過來人的身份說:“ 有一天,妳的阿傑阿基阿敏阿思全結了婚,妳寂寞時,找他們陪妳?笑話!阿基會告訴妳,他要陪太太囘娘家,阿傑要帶孩子去遊樂場,阿敏與老公正在蜜運中,不 得空應酬妳; 阿思正在忙著幫她剛出世的嬰孩換尿片。妳就算撥爛電話也沒人理妳。”
老實說,我還真的沒有想到這一點。我老是以爲與身邊的朋友是永遠這樣活下去了。我以爲我與阿思的晚景是這樣的: 我倆坐在靠窗的搖椅上,打著毛綫,兩只毛色發亮的貓在我們腳下撒嬌。我們談著輝煌的過去,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天一天,一年一年,這樣過下去,天長地久。
是阿芯提醒我,原來阿思也有 結婚的可能,原來阿傑阿基菲立傑遜艾文 ... 都是靠不住的男人,他們縂有一天會丟下我去結婚。這跟與他們出去吃晚餐后,他們在談如何分攤晚餐費用,而我要他們也算我一份時,他們粗理粗氣回答我:“ 妳以爲我們幾個男人養不起妳一個女人嗎?” 絕對不一樣。
事関吃晚餐只是短短的 30 分鐘,區區幾十元,他們當然養得起我。如果他們都結婚了,要輪流在往後的 30 年陪我過日子,對他們來說,真的太沉重了。
阿芯下車前還語重心長的說:“ 年輕時把單身生活過的快快樂樂沒什麽了不起,39 嵗過後還能這麽快快樂樂的過著單身生活,那才叫藝術。”
當頭棒喝,願與各位單身朋友共勉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