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4/2008

搬家

搬家囖 ... 搬家囖!“想搬離我之前住的地方”,這句話説了好久 ... 好久 ... 有多久?我這份工作做了多久,就說了多久 ... ...
說實在的,我對之前住的地方非常有意見 (可以説是相當不滿意)。由於該屋主將整間屋子的房間公開租給在附近上班或上學的各族人士。正因此與我同住在一個屋簷下有著各式各樣人种、不同種族的 housemates ... 華人、印度人、馬來人 ... 錫克人 (所謂的阿Singh),大馬能見的種族全給堆擠在這小小的房子裏。沒錯,我說“堆擠” 在這閒屋子裏。
我的這位屋主是個有著精明頭腦的生意人,爲了能增加房租的收入,他將原本一屋四房,修改成一屋六房的結構。再按房間的大小來訂租金的數字。我那由隔間板在客廳位置給 “違建” 搭出來的小房閒 (空間之大 ... 無法容納兩個人 = = )房間除了一盞日光燈及一台電風扇,就只有四堵墻 ... 沒窗戶 ... 還得付上三百元馬幣 (附加水電)的租金 ... 泣
想當初住進這裡是因爲我上一份工作就在這房子的對面,步行僅需三分鐘。當時剛被公司由沙巴 (東馬) 分店調派回來管理這家地點偏遠的店面,卻不安排住宿,交通又十分不便,讓當時沒車子代步的我很頭痛。
想說將就些,但問題就出在同住的房客 ... 在我租住的那兩年期間搬進搬出的房客亦不算少,更遇到不少問題人物。有個房客 S 喜歡三不五時相約一群知己好友半夜三更在客廳開 “酒會”。不時在我夢正甜時被搖滾樂吵醒。不敢於當下向他們投訴 (這名租客雖是‘知識分子’,但誰曉得他們黃湯下肚后腦子裏是否還有‘知識’。)只能隔天打電話向屋主抗議。但經我多番投訴,這夜半 “酒廳” 仍舊 “生意興榮”,絲毫不受影響,繼續營業 ~~
精彩的還有一名妙齡印籍女子租客 T,不時在夜間帶男友上門。他人的私事我不予理會 ... 卻經常在廳裏吵架動粗 (不曉得吵架内容,要學懂淡米爾文 ... 下輩子吧) 只知道被打得總是那名少女 ... 日復一日... 或許他們藉著 “肢體語言” 來增進彼此感情,感受對方那轟轟烈烈的愛吧 (= =) 在該少女被揍得開始不斷哀聲求饒時,身為 “局外人” 的我當時真不曉得該否出外勸阻,更擔心不清楚狀況, ... 也許對方已喝醉了 ... 又或許身上帶著刀 ... 要是在混亂中我有個萬一 (被刀子刺傷),他們兩人 “清醒” 后雙雙逃逸,那有誰能替我這躺於血泊之中的人叫救護車?(開始胡思亂想中)
另外,當時住我隔壁的女生 D 不時對我說她房間有 “髒東西”。雖然天氣炎熱,但她老覺得房間陰深深的,感覺有個異次元的朋友在注視她 ... 讓我也開始神經兮兮,注意起自己房間的氣溫 ... ...
更有一對同居得鬼鬼祟祟的馬來 couple, ... 林林總總、各式各樣的問題 ... 忍耐了兩年,還真叫人不可思議。就連知道情況的好友都認爲我非常人能比。但我想,對其他房客來説,我在他們眼裏或許亦是怪人一名 ...   
Anyway ... 總結是,我終于搬家了,搬到一個新環境 (同住的房客都是身邊熟悉的人,對彼此的脾性與生活習慣都有某程度的了解,總之就希望能相處愉快啦!)。
最令我高興的是,我現在的房間終于有專屬的窗戶了 (上面提過我先前的房間只有四堵墻),能不時呼吸流通的空氣。而這房間的面積有我之前的一倍大,在我擺放了櫥具、床褥后,還有多餘的空間讓我於地上滾動 ... 超興奮!~~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