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8/2008

Discussion

話 説小妹 Cathy 大學畢業時太皇太后到吉隆坡來觀禮。在畢業禮的前後兩天,由於 Cathy 忙於準備畢業的彩排,之後又得參加 Convo's Dinner  ,於是與太皇太后私下相處的時間就多了。說實話,從小到大我與太皇的父女感情就很淡,根本就不像一般親密的父女關係。太皇是典型的嚴父亦非常的自我主義。 縂愛將他吃鹽比我們吃米多的話挂在嘴上,以控制我們子女的所有決定權。因而我縂不太與太皇進行對話,又或許我遺傳到太皇的個性、脾氣,於是兩人凡事以硬碰 硬 ... 感情好得來才怪。
因此這次長時間的獨處 ... 我特感彆扭。因爲一般上縂都會有其他的家庭成員夾在我們中間以分散注意力或緩和氣氛。
夜間,太皇閑下來時突然問我 工作的事與近況。反正當時我亦閑著就應酬式地與他聊聊。稍后,太皇出其不意的:“ 你考慮一下回來老爸的公司上班吧!” “ ... ... ... ” 兩人即時保持沉默。我絲毫沒預料太皇會對我說這句話,難免不爲此感到震驚吧。“你儘快考慮好幾時向你公司提出辭職后向我匯報一聲,我將安排你到我一個朋友 那裏培訓,大概訓練個一年你就可以回來老爸的公司,屆時我再教你如何打理公司的業務,介紹你公司的客戶對象,我相信再個一年我就能將公司的經營權全權轉交 給你負責,而我亦將退隱幕後做你的軍司。” 太皇自顧自地說完他的理由。我說 : 爲何要由我來負責接手?
其實,用屁股想也知道原因 ... 我家那兩個妹子四年寒窗苦讀為的就是要當名藥劑師 (其實小妹 Cathy 想念醫科,卻被太皇一手推翻了。因爲他倆中學都念理科,而大妹 Stella 上大學選念藥劑,太皇希望以後他們兩姐妹能合作一同開間藥劑行,雙雙好有個照應。因爲還得依靠太皇資助,小妹只好向現實底頭,遵循了太皇的意思。) 而小弟亮則因爲不長進,都二十一嵗了卻依舊一副吊兒郎當樣,沒點正經。目前雖在太皇公司幫忙卻藉著太子的尊貴身份不時遲到早退之餘更在位子上發愣 ... 縂之風評不佳。太皇更無法旨意投靠他們,就把主意往我身上打。說了許多無關痛癢的話,更是批評我當初的理想,說理想不能替我混飯吃。終于,待我決定抛棄理 想慾轉行時卻又不停打擊我,說我浪費他的血汗錢,讓我去選我想念的科目卻又說不幹了。因此,一直不看好我的選擇,瞧我何時後悔當初不聼他的勸。
如 今卻因爲我是唯一有銷售經驗的成員,亦看到我的成績,於是想挖角我到他的公司。更說他年紀大了,不捨得當年靠自己白手興家創立起來的事業因爲後繼無人而被 迫休業。現在他還有選擇,他希望我能繼續他的霸業。我說大妹 Stella 的未婚夫目前正替太皇打工、學習,往後大可考慮將公司交給他打理。太皇卻説對方怎都是個外姓人,靠不住的。再説,對方還年輕,有朝一日或許也想自立門戶創 業,倒時太皇也無能阻止。
太皇計劃著三、五年后退休,但其實目前已処半退休狀態,不時攜太后出遊,因而沒能花太多心思於公司的業務上,於是希望我能順從他的意願。

對 此,我需要長時間考慮。一切來得太突然了,絲毫沒半點心理準備,況且要我抛棄這裡的一切也不是一時能決定得了的事。生為長女,我自覺有義務; 但,我真要接受這項無理的安排嗎?何況更要命的是,若接受了太皇的安排后太后肯定會開始替我這沒人要的女兒物色相親對象 ... ... That's the main reason which keeps me step far behind ...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