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2/2013

術十年後 @ 我還活着

打自我首次進行 甲狀腺瘤 切割手術,至今不知不覺已過了十年... 亦表示我是安然無恙、開開心心地活着這賺來的十年。能有今天,我不得不感謝太皇太后强而有力的支持、照顧與弟妹們的鼓励、幫助。

記得當初確認患上甲狀腺瘤時 (其實病發已久,但那段期間一點兒該有的
症狀 都没有,因此没發現,以致最大的肿瘤已達到四公分
。當然這種無痛不癢没症狀的情况最危險,一般的檢未必驗得出來,待病發時... 最壞的情况或已經是末期了),加上當時我年紀尚輕,對甲狀腺的狀况是懵懵懂懂,因此没太强烈的反應。加上家族有該病症的歷史,有遺傳亦不奇怪; 反而是太皇太后擔心極了,畢竟我當時還太年輕... 為我做診断的醫生是建議手術切除,不過地方的小診所的人力與資源有限,一 個手術進行下來大約需要十二小時。太皇太后認為手術時間過長 (說穿了是對小地方的診所没信心),擔心我體力吃不消,那時更為了我手術的事而四處向親友詢問有哪家專科大醫院,尋訪 “靈丹妙藥”... 只差未抓我去給巫師驅邪。

在過度擔懮的情况下 (那一刻深深感受到父母那愛兒女心切的感覺),由診断到找專科醫院 (古晋某私立醫院) —— 專科醫生 —— 手術日期 —— 手術進行,也不過短短一個星期。記得做診断那時正好是春節期間,年都未過完 (大年初六),
一點兒心理準犕都没有的情况下就被推進手術室,真是太有效率了... 

在經過約七小時手術的折磨,結果被告知執刀的醫生
*僅* 幫我切除了一顆體積最大的肿瘤 (27x42x48mm) 以進行病理檢驗... 說檢驗結果呈良性,那其餘的小肿瘤便可靠化療根治,反之就得再開一刀,再彻底將餘瘤與周圍被感染的淋巴囊切除... 吖我跟你說,反正都已經被割脖子了,怎麽不一次清除?!太皇得知後也傻了 (結果自然是發飙喇)... 但,我也没太理會之前誰誰誰是如何與醫生溝通的,反正一群大人“話事”也輪不到我出聲... 我只負責 “平躺”與挨刀 Ouchieee... 

術後五天待我由診所拆線歸來,太皇說病理檢驗報告出來了,說是“不好的東西”(偏惡性),必需要再開一刀將餘瘤和被感染的淋巴囊切除... 我當時的心情也没太大的起伏(預佐最壞的結果),但太皇太后的眉頭已皺成一團,氣氛僵到... 由於對該私立醫院的醫生没了信任,另尋醫院。後來是去到吉隆坡的一家私立醫院... 原因是其他推薦的醫生满檔,排期最快得四個月後。家人擔心肿瘤在這段期間會惡化,等太久他們終日難眠... 在幾經爭取下,終於有位醫生願意在他只做門診的那天為我進行手術... 手術是两星期後。可憐的我上一段傷口未癒,醫生已經在磨刀了

在手術日前一天便被要求入院,接受一系列檢查以確認肿瘤位置,期間主刀醫生、
醫生副手甚至麻醉醫師都前來為我講解手術方案(包括術中/ 後將面對的 風險)與術後療程等,好讓我與家人安心。

第二次手術進行了約五小時,醫生說餘瘤全部清除,甚至附近 80% 受感染的淋巴囊亦被切除... 雖然如此,醫生亦不敢保證肿瘤日後會否再生,因甲狀腺瘤属於淋巴病變,淋巴細胞遍布全身,最嚴重的情况是病變成女性常見的有乳癌、子宫癌、直腸癌、皮肤癌等,很難保證。除了術後接受 放射性碘 治療,更得一生服用碘化藥物。之後,我的弟妹們更是被抓去做全身檢查,確認只有我 “中頭獎”。老實說,知道結果後還蠻慶幸中招的是我,不是我偉大,而是我的個性樂觀開朗,承受度强,能積極樂觀的面對這種事,加上當時 “無人無物”... 雖然現今也不見得好 (這種樂天的態度連太后都受不了) 我不敢保證他人若發現也不幸中招後的反應會像我一般看得開; 術後為我進行治療的醫生護士們都認為我的態度非常正面 (即便傷心難過也改變不了事實),對我算放心... 唯一讓醫生們顧慮的是當時正值 SARS 侵襲,而且主要的氣道淋巴囊被切除,我的免疫/ 防御功能偏低,属於高感染群... 雖說我 “看得開”,但畢竟才刚花了一笔錢割脖子,傷口未愈... 若當時又不幸中 SARS,被隔離事小,分分鐘直的進横的出嚄~ *汗* 

Well,祖先庇佑,我就這樣相安無事地熬過了第一個十年... 管它日後會不會复發,反正我也控製不了,倒不如好好享受活在當下。日常除了注意飲食與保持良好的生活習慣,唯一的心願是希望每天都活得充實、開心并做自己想/ 喜歡做的事。但若你感嘆你的生活有多不如意,那也不比我 *擔心何時病發而* 每天活得戰戰驚驚。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千萬記得要對自己好一點,凡是要看開、看淡、看透一些,什麽都在失去,上一秒已經過去,什麽都留不住; 過去的就别再翻回去,唯有當下的快樂與幸福!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