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2/2007

快樂的離婚男人

從沒見過一個談戀愛談得這麽不快樂的男人。
我與這個男人從 College 時代已相識,交情不坏。可是在他有了女朋友四年之後,我才知道這件事。我責問他:“ 以我們的交情,你有了女朋友爲什麽不告訴我?”
他當年回答這個問題時,挂在臉上那一抹無奈的苦笑樣子,我到現在還忘不了...
他說:“ 我們一開始就吵吵鬧鬧,我不知道什麽時候會分手,所以就乾脆不講。”
我聼了呆望他半晌,又問:“ 從一開始就是這樣?”
他點頭。我又問:“ 那爲什麽不乾脆分手?”
“ 也許是因爲兩人都寂寞吧。” 他叢叢肩,這樣說:“ 我們吵吵鬧鬧分分合合不知多少囘,最後都因爲寂寞,又在一起了。”
去年年初遇見他,問他好嗎,結了婚沒有,他告訴我,正在辦離婚手續。我看著他,為好友難過了半天。
“ 當初早就知道這樣吵來吵去不是辦法,以爲結了婚會好一點,沒想到結了婚情況更坏。” 他說。
我急得很,忍不住責怪他:“ 你看,當初不好好看清事實才做決定。現在搞成這個樣子,又結婚又離婚的,多辛苦。好像被剝了層皮似的。” 我為好友的遭遇焦急,幾乎要陪他一起哭了。
“ 那也不盡然,我反而覺得這樣也好。” 他看我這麽難過,倒過來安慰我。
什麽?這樣也好?沒見過離婚離得這麽快樂的男人。
“ 我與她在一起那麽久,如果當時察覺我們不適合在一起就分手,他的家人一定會認爲我是玩玩的,不認真的,一定不會相信我們只是個性不合而分手。” 他說著說著,臉上盡是解脫的神色:“ 我娶了她,是在跟她的家人交待: 我不是玩玩的,現在相處不下去了,只好離婚。帶給他們的訊息是:我試過了,但是,對不起,沒有成功。”
只是爲了要向她的家人交待?就這樣?是不是有更好的方法來證明這件事呢?朋友在這件事上,承受了不少壓力,女方的壓力也不少于他。
我不得不這麽想:爲了世俗的眼光,他必須用她的家人及朋友可以接受的方式 -- 結婚來證明,他沒有心要辜負她。然而在結了婚之後,再用離婚來證明他有努力,但盡了力之後仍無法相處下去,於是分手。
這一來一往,花了三年,用三年來交待過去七年錯誤的交往,之中雙方所付出的精神,所被影響的情緒及挫敗感,說有多難挨過,就有多難挨過; 說有多痛,就有多痛。是不是沒有愛情了,兩個人就要分手呢?
有個朋友說得好:愛情裏,必須存有責任的成份。隨即合隨即分的速食面愛情,不叫愛情,叫激情。
“ 分了手,總是希望她能幸福快樂的。” 朋友說。
以前,因為年輕,縂看不見,也弄不懂自己生命中需要一個怎樣的伴侶。如今,有了歷練,懂得選擇了。卻驚覺身邊這個人並沒有讓自己想與她/ 他過一生的衝動。但是,事情看來早已無可挽回,他/ 她的家人早已把你當成他/ 她家的一份子,身邊朋友也早已認定你們要請他們吃喜酒的。
於是,一路走,一路回頭望,知道走錯了,卻也不敢走囘那條對的路上。擔心對方受到傷害,擔心社會的輿論,擔心身邊朋友的眼光與責怪,擔心 ...
用三年來交待七年的感情,朋友覺得很值得,覺得自己做得問心無愧,覺得對得起大家,覺得這樣,對大家都好。
常常,在與朋友深談愛情裏一些無法解開的死結,或愛情裏無奈和遺憾的事情時,我縂覺得心力交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