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2/2007

親愛的朋友,請你(們)原諒我的胖

有沒有發現現在的年輕女孩子都是瘦瘦的?据我非正式的統計,你要遇到 100 個 30 嵗以下的女子才可能踫到一個稍胖的,要遇到至少 500 個才會遇到一個超胖的。
於是大部分男人對胖女人的接受程度幾乎等於零。
話説我在新加坡有兩位要好的男朋友,一位是新加坡人西門,另一是在新工作10 年,算半個新加坡人的阿智。這兩人對我體重的敏感度遠遠超過我自己對之的重視。
過去 5 年來,我幾乎一年見西門 3 ~ 4 次,他是我非常盡責的肥胖警報器。只要我的身形有點 “橫” 或體重有點 “out ” ,這個警示器就會馬上 “Di~ Di~ Di~ Di ” 的提醒我:“ 胖了,胖了,要減肥了。”
而阿智對 “胖” 的標準則比西門要求更嚴格。我認識他10 年,他就說我胖了10 年,10 年來在阿智眼中我從來沒及格過。
每次他老兄寫 e-mail 給我,縂喜歡問我:“ 喂,現在妳有多重了?” 然後八卦的用很熱切的語氣說:“ 真得很想看看。” 而且常常很惋惜的對我說:“ 妳什麽都好,就是,就是 ... 胖了一點。”
給男性朋友說我胖,當然不是件很愉快的事。所以好幾次我胖到危險的邊緣時,只要一年半載見見他們,之後都會 “打囘原形”,好幾年來都沒有出什麽差錯。
但我想我不該在最近兩年不見阿智,一年半不見西門。
這一次他們再到吉隆坡度假,抽出空檔找他們喝茶時,他們兩人都先後在見到我的那一刻,表演張口結舌及目瞪口呆給我看。
阿智約好我在酒店 Lobby 等我,他走進走出多次都沒看到我,後來在發現我時表情明顯的嚇了一跳。半晌才抓抓頭說:“ 奇怪,我應該很容易就見到妳才是的。”
他走過幾次都看到我的背影,只是 “萬萬” 沒想到那會是我。
我跟阿智混了一個晚上,他只要有機會停下來不走動就會饒有興趣地用眼睛瞅我的腰部說:“ 說嘛,妳的腰到底有多少寸?” 要不然就是作老友鬼鬼狀搭我的肩:“ 妳有多重?説來聼聼。” 說著縮縮肩:“ 搞不好還重過我。”
至於西門,他一見到我就問:“ 怎麽搞的?”
不過西門比較厚道,他如往常一樣,讓我帶他走偏吉隆坡金三角,找好吃的東西。這一次我們三人從 7 點吃到 9 點,選了好幾処地方大塊朵頤。
只是這一次每每要動筷時,我都用眼睛向他打問號拿 “准証”... 可以吃嗎?
西門就說:“ 今天就放妳一天假,我們回去后記得給我減肥!”
我覺得很有趣,這兩個男人對我的任性,邋遢,化到像鬼一樣的妝跟他們出去丟他們的臉,無理取鬧,要求吃一頓馬幣500 元的晚餐,他們都可以視若無睹。但對於 “我胖了”,“我竟然胖了”,“我竟然胖成這個樣子” 覺得非常難以忍受。
非常匪夷所思。這跟我相反,我對男人肥或瘦,高或矮沒有意見,只重視他的行爲才能及態度。
例如我常常覺得自己會愛上水喉工人或懂得為我換電燈泡的男人,覺得他們好本事,懂得我不懂的東西。至於在我的幻想中這些男人都是面目模糊的,胖些有什麽關係?長得不好有什麽關係?
也許某人說的對,男人是靠視覺的動物,至於女人的才能?本事?有什麽要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