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2/2007

求婚記

一個兩年不見的男性友人 Roy 從JB ( 新山 )打電話給我。我一聽到他的聲音就興奮得大叫:“ 這幾年你躲到哪裏去了,想死我了!”
這個男友行蹤飄忽,神出鬼 沒。每次他出現在我們面前時,我們總是來不及驚叫問安,他又飄然而去,而且他整個形象還是很 “滄桑”,很 “浪子” 的,非常搞笑。每次我們生活沉悶時都希望他出現一下讓我們有點生活樂趣。我們都太正常正經了,只有這個常在軌外飄蕩的 Roy 身上有著我們沒有的隨性與不羈。
Roy 在電話中與我互訴生活近況后,就忽然語調一轉很嚴肅,很認真地問我:“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要妳嫁給我,妳會答應嗎?”
這句話一出口,我與他都嚇著了,靜默 30 秒之後,我問:“ 爲什麽?你喜歡我咩?我從來都不覺得。”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有一兩年不見的男友,有一天無端端的神經兮兮的給我電話,然後問我要不要嫁給他 (這是第三次)。我不禁心想,怎麽?我看起來像人盡可嫁的女人嗎?... 原來我也挺有 “市場” 的 ...
Roy 在電話那端說什麽其實兩年前就暗戀我,但見有那麽多護花使者在身邊,不敢表態罷了。( 我倒不覺得我身邊那群有用沒用的男友們看起來像似要保護我的樣子... )
老實說,被一個男人求婚那種感覺實在不錯,非常能夠滿足我的虛榮心。有一天我嫁不出去,老的時候還可以到處跟人家說:“ 不是沒人要我,是我不要嫁,有人向我求婚我都不嫁呢!”( 這句話説出來,我看我會被宮裏的皇母娘娘打死!)
但是,這個男人兩年沒見我, 然後一通電話就求婚,一定有什麽不對勁。在想不到有什麽不對勁的當兒,我辦公内綫電話響了,是總行來電。我跟他說:“ 你不要激動,我有電話進來,過了辦公時間你再給我電話。放下電話之後,好好想想你說的求婚宣言是要跟另一個女人說的,只是打錯電話號碼了。”
結果我心神恍惚,與總行聊完電話后,我跟一個同事說有人跟我求婚了。同事對我擺了一個大眼:“ 他是誰來的?沒聽説妳有男朋友?” 我向他説明是一個兩年不見的朋友忽然打電話來求婚的,這位同事就懶得理我徑自走掉了。他一定以爲我在篇故事。
5 點 30 分准准,Roy 又打電話給我了。
他在電話那頭劈頭就說:“ 今晚妳有空嗎?我來找妳吃晚餐。”
“ 今晚?” 我大吃一驚:“ 你現在到底在哪裏?”
“ 新山” 他說:“ 我現在就去機場,兩個小時后妳到機場接我。”
我又尖叫一聲:“ 你瘋了呀?” 我這人就有這點好,知道以自己的魅力指數來看,在這一生是沒有可能有男人會為我做這種事的。“ 遇到什麽事了?什麽事看不開?很嚴重嗎?被女朋友抛棄了?” 老實說,我連他有沒有女朋友這件事都不太清楚。
在我細心誘導之下,他終于說出了我不小心猜中的原因:“ 被女朋友抛棄了,很痛苦。兩個月了,傷口還沒有痊愈,非常沮喪。”
原來他要找一個女人來娶不是因爲很愛很愛她,而是因爲他覺得 “反正娶誰都一樣的。”( 這麽說非常侮辱我,讓我從雲端裏重重的掉下來,痛 ...  本來想跟他翻臉的,但想到他這麽傷心,才放過他。)
原來他想來 KL 找我吃飯是因爲不願意一個人渡過孤單的夜晚,而不是追求行動的第一步。
現在不只是他一個人傷心了,連我都有一點難過了。一個下午那種被人求婚的喜悅就這樣落幕了。
當然,我也並不打算嫁給這個男人,我又不愛他。但女人嘛,到底是女人 ... 聽到有人求自己嫁給他,連對方是誰都還搞不清楚就脫口而出說:“ 我考慮考慮。” 的女人大有人在。我高興一下有什麽不對?
輔導了他讓他心情好過一些后,在掛電話前我訓斥他:“ 改次不要心情一不好就隨便打電話跟人求婚。” 他爲了不讓我失望,安慰我說他不會亂打電話向人求婚的。因爲,他深情款款的說:“ 暗戀过妳這件事是真的。”
像我這種千帆過盡的女人當然不會相信這句話; 而且整個求婚鬧劇中最令我開心的不是這句話,而是他在查實原來我與他同年之後學我大叫一聲:“ 什麽?妳與我同年?天哪,這幾年我一直以爲妳小我 4 ~ 5 嵗 ... 怎麽看都不像嘛 ... ”
難怪這傢伙的戀愛經驗這麽豐富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