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2/2008

今年我一個人來

今天有點時間,又有 “單身人士在佳節、喜慶場合” 的故事要說給大家聼了。
時間過得飛快,春節假期就這麽過去了。重溫大年初一傍晚,所有親戚到已故的婆婆家聚會拜年當天的事跡。
由於弟妹都有 “朋友”(意中人)了,不出我所料,才打開婆婆家的門,客廳吵吵鬧鬧的一群人忽然靜下來,伸長脖子看我背後是否有一個手拿廊酒、面色殷勤的男士跟著。看了五秒,見我身後無人就鼓躁了起來:“ 一個人來?不用進來了。”
我才走到内門,一聼這話就作勢轉身要走。這時有兩只大手自后邊捉住我,不讓我走,我走了他們就大難臨頭了,我家太皇太后才不會放過他們。我裝著勉爲其難才留下的。
越過客廳,經過中廳時有人問了:“ 怡怡(我的乳名),幾時才肯多牽個人(男朋友)回來呀?”
早已預想會遇到這超級沒新意的問題,但我亦不是省油的燈 (畢竟這幾年來已被問了不下千次了), 想好答案。就跟他們說:“ 他新年不得空,沒來。下次吧,下次就帶他回來給你們看。”
“ 噢,已經有男朋友了?” 我聽到一個驚喜的聲音自角落傳來。“ 太好了。” 聲音裏喜不自勝的語氣是裝不來的。
一邊走一邊答。走向廚房,後面跟了幾個人,有搖著搖籃裏的孩子搖到一半的,有談天談到一半的。聽到我有男朋友了,都緊張得不自覺地跟著我。
走到廚房,有人曰:“ 怡怡,來了啊?”
“ 是,來了。今年沒帶男朋友,下回才帶。” 不等問話人問,我先發制人的說。那種問題沒什麽新意,不聼也罷。
後來這句話整個晚上一見到剛來的人就重復一次,說了不下二十次。當晚做夢時也許都不停的在鞠躬說:“ 今次沒帶男朋友來娛樂大家,深感抱歉。下次一定帶,一定帶。”
這時不出我所料的,跟在我後面的人揚聲問:“ 有了男朋友,你幾時要結婚?”
呵,問倒我了。我裝出一個嬌羞的表情,道:“ 2010年 ”。2010年離現在還有兩年,兩年夠我再演幾場戯了。
“ 你也老大不小了呀,爲什麽不明年初?” 有人提出不滿。
“ 哦,我們的協議。要多加了解。” 天啊,快受不了了。
“ 都幾嵗的人了,還要什麽多加了解?能找到有人願意跟你‘走’(福州話拍拖的意思)就好了,還不快快捉住他跟他結婚。” 舅媽說。
“ 是咯是咯。嗯,這個男人會不會只是想跟你玩玩的,不打算娶你啊?” 三嬸插嘴。
有個 “六婆” 有點遺憾的說:“ 唉,可惜你今年沒有帶他囘來,要不然我們就會幫你説服他明年初就娶你。”
這時,救命的手提電話響了。是一個交情普通的男生,我馬上邊接電話邊沖出重圍,還一邊用很溫柔的聲調對著電話那頭說:“ 嗨,是你呀,怎麽樣,工作忙得如何了?是,小心身體哦,不要累坏了哦 ... ”
打電話給我的男生從來沒有聼過我這麽有女人味的語氣,頓時愣了一下 “ 哦,還好還好,你有心了。” 而後結結巴巴的問說:“ Anyway,請問 Joyce 在嗎?”
應付完了大家,當晚我累得回到家見到床就 “碰” 的一聲倒下,不省人事,睡到隔天上午九點都不願醒來。可見那種盤問的威力有多大。
我想起去年新年時去小杜家拜年的事。一群人浩浩蕩蕩,呼呼喝喝,大搖大擺的在他家吃東西,拿紅包之後要離開。跟杜家長輩再見之後,他們就忙不迭的関們上樓了。
有點奇怪,但人家是長輩,沒有一定要送我們離開的理由。
小玲臨上車前,瞥了樓上窗口一眼,發現有兩對眼睛,在撐開的百葉窗間注視著樓下情景。
他們要看三個女孩中,到底是哪一個坐在小杜的身邊,他們急著要在兒子告訴他們之前知道哪一個才是未來媳婦。
到現在還是覺得對不起他們。現場沒有一個是小杜的真命天女,真叫人失望。
更叫杜爸爸杜媽媽失望的是,到今天,這個傢伙還是娶不到老婆。嗚呼哀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