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6/2008

聚餐

回來吉隆坡的前一晚,老爸帶了一家人到飯店吃晚餐。由於當天是父親節前夕,是以該飯店爆滿,幸而老爸一早預約了位子。因爲難得有機會能一家人聚在一塊兒吃飯,老爸對此事算是挺熱衷的,一早已安排好一切。
由於 6 月 13 日(星期五) 當天我們提早替老爸慶生與父親節,另加慶祝父母三十周年結婚紀念,小妹畢業,大妹搬家 (新居入伙)及她的生日 (她生日與父親相差一星期) ... 這半打喜事。因爲我特地飛回來替他們慶祝與我們的安排讓老人家心花放,爲了慰勞我們如此盡心盡力,就安排了這餐飯局。
因爲我對 米飯的喜好不大,就專心於服務生送上來的菜肴。爲了避免被老爸碎碎念 (每次只要在餐桌上被老爸瞧見我只吃菜肴不吃米飯,就會開始念說米飯有豐富的礦物質,還有我們身體所需的醣份,... ) 於是應酬地扒幾口碗裏的白飯。老爸看在眼裏,還特地對我說,這是最後一道炒青菜,你多吃一些,隨後將會是咖喱魚。說罷,只見老媽在一旁偷笑 (應該說 “賊笑” 較爲合適)... ...
飽餐后, 老爸突然問我道:“ 怡怡 (我的乳名),上回老爸問你的事,你考慮得如何了?” 我敷衍答道我尚未考慮。他對我這吊兒郎當的答覆也沒說什麽,不過失望倒是全給寫在臉上。較后他難得對我們提起他的理想,他的抱負,對我們的期望 ... 不免百感交集 ... (對於所說何事,下回將有所交待)
離開飯店到停車場的路段,老爸對我表示要我囘吉隆坡后好好考慮他之前的提議。生為長女,他對我抱有很高的期望,要我儘早給他個答覆,好讓他做個安排。我也只能點頭說會考慮看看。
因爲約了友人續攤,於是先在中途下車。到了相約的地點后,友人 T 及 H 亦陸續抵達。相互聊了近況,我隨興問: 若有朝一日我考慮囘來這邊發展,你們將做何想?
“ 還考慮什麽?你早該回來了,這陣子能約見的老朋友真是越來越少了。” 友人 H 悻悻地說。
“ 這沒什麽不好吖!你快囘來開餐廳喇,那不是你的夢想嗎?這樣我們又多個 hot spot 了,你也可以讓我們幫忙啊!” 友人 T 興奮地說。
“ 是啊是啊,我可以幫你做免費宣傳、介紹客源給你。” 友人 H 很阿沙力地一副 “一切包在我身上” 的氣勢,只差未全身冒出一團熊熊烈火 ... ... 順道一提,這兩名友人是我中學時代的同學。友人 H 是位記者,算是當地稍有名氣的人物吧,不少專題或大場面都由她來報道,自然廣結人緣。再經她提筆報道推薦,想必來客自不在話下 ( 當然,首要條件是餐廳要有特色、食物好吃、一流的服務 ... 自然有回頭客 )。至於友人 T 是名會計師,讓他處理賬目自是綽綽有餘。總的來說,這一切讓我蠢蠢欲動。
不過以目 前的經濟局勢來看,現時並非一個創業的好時機。自今年初美金貶值所帶來的後遺症后,大馬政府於上星期宣佈即日實行國内油價、米面價格飆升 40 %,電費飆升約 30 % ... 因此而連帶的影響是運輸業、貿物業、資源費用的提升 ... 業者得再一次面臨九七的經濟風暴。不曉得這种時勢將維持多久,業者除了隨勢起價以求堅持下去外,國人得再次過苦哈哈的日子 ... 爲了生活,只好咬緊牙關挨下去 ... 總之,拼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