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5/2007

晚餐

下班的時候,已是傍晚6 點多了。從公司步行出來,看著漸暗下來的天色,疲憊的身子是哪裏都不想去了,只想回家。
可是,晚餐還沒吃啊!想到一個人孤孤零零吃晚餐就提不起勁來,唉,還是回家吃快熟面吧。
車子彎入大路,路旁的印度攤子盡是熙熙攘攘吃著晚餐的人群,燈火輝煌更是顯得我的孤單。
咦,慢著,那不是阿基與阿雄嗎?他們兩人坐在小攤子前,正在吃晚餐。
我連忙響車號吸引他們的注意。他們見到是我,便揚起手來算是打招呼。我忽然快樂起來,走到路口 U 轉回來,停了車,幾乎是跳著的在他們面前出現。
阿雄看到我就開始埋怨了:“ 有沒有搞錯啊,唯恐人家不知道你認識我們似的,車號一路響過去,有你這種不知道丑的朋友害我們多麽不好意思。”
阿基則咬著吸管,斜眼看著我:“ 大小姐,需不需要作出十年沒見著生人的模樣,那麽快樂地向我們飛撲過來,做戲啊?”
我仍是樂滋滋的站在他們面前笑:“ 太好了,已經一個星期沒有人陪我吃晚飯了。今天捉到你們兩個 ... 真是太快樂了!”
說完大刺刺的坐下,招手叫店小二:“ 來,一碗炒快熟面加拉茶一杯。” 那種氣勢好像要對全場的人說:“ 今天這餐我的 ” 了一樣。
阿雄搖頭擺腦:“ 女孩子就是這樣,要人陪,要人疼,又要人關心 ... 太麻煩了。”
哎 ... 誰說不是,我的朋友都知道只要有人陪我吃飯,我食量就會很好。不知何處去吃晚餐的滋味,只有如我一般獨居的人才常常有機會嘗到。
所以,如果你是我的朋友,有天在吃著晚餐時,看見我笑成一朵花似的站在你的面前,請不要拒絕我的同桌。為我拉開椅子,揚手叫侍者,陪我為一天的辛勞划上句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