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3/2007

愛情信仰

我的愛情信仰開始與廣東大戯的燦爛眩目。
在金光銀光的閃動中,愛情中的男人和女人是那麽的至死不渝。即使是風是雨是等待,最後也還是美滿的大合唱結束。留給我的是:“ 啊!愛情就該如此。”
後來是瓊瑤的唯美。哀怨纏綿,可以愛得不顧一切。我沉溺在那深沉的,黑色的和憂鬱的眼神。他們才是值得讓我專生專屬的真實!
再後來是西方名典名著中朦朧和一知半解的霛肉交會。啊!解放心中的需求吧!世俗怎懂我們的愛?我們的愛情才是唯一的真實!
再再後來是美麗的詩詞。是 “衣帶漸寬終不悔”,是 “孔雀東南飛,五裏一徘徊” ... 在美麗的詩詞中穿巡,仿佛自己就是那癡心的人。啊!愛情本該從一而終!
再再再後來是武俠小説裏的英雄美人,是像楊過般的狂而固執,是像喬峰般的頂天立地 ... 在武俠中尋找自己完美的英雄形象。啊!擁有不是最重要的,該是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於是,當那擁有深沉黑色眼神的男人輕握我手,我以爲那就是一輩子。即使分隔兩地,我縂還是忠心於心中對愛情的信仰 —— 愛情是至死不渝的。惟有我們的愛是唯一的真實,愛情本該從一而終,“寧爲玉碎,不爲瓦全”。
醉生夢死了一段時間,才發現原來我在自編,自導和自演; 編出,導出和演出我對愛情的信仰。其中只有一個主角,那就是自己。
回頭看去,對於我的愛情信仰,心中只有三個字: 神經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