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3/2007

男友與安全套

因爲份屬好友,所以我與男友們向來你我不分,把對方當作同性。勾肩搭背有之,互道心事有之,男女界限模糊的很。
本來這也沒有什麽大不了,男男女女在都市中可作硬性分類的項目不多,所以沖突地方也少。當然,凡事有例外,在我們之間只有男性的 “安全套” 與女性的 “衛生棉” 這兩种字眼是最敏感的東西。
有一次,沒事去一個男友的新屋坐坐。乘他給我倒水時四處看看。一進房,看見兩個安全套放在桌面。
本來事情不會那麽尷尬的,如果男友沒有在發現我不在客廳溜進他的房間之後,馬上沖進房間想阻止我看到某些東西的話,我可能只會在心裏訝異,然後不動聲色地退出房間,那不是沒事了嗎?
現在,我從他房裏的鏡子裏看到他氣急敗壞的臉,我一臉驚訝的表情,和桌上平擺著的安全套。
後來也忘了怎樣結尾了,我只記得他一直想向我解釋這件東西的來源。我則用不在意的語氣跟他說:“ 呀,不要以爲我很老古板啦!這很正常嘛,30 嵗的男人雖然單身,但 ... ” 不知要怎樣接下去。最後跟他說:“ 算了,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我們是兄弟,你跟我解釋這個幹嗎?”
我有一次在阿德家裏忽然不舒服,想借風油,還是止痛葯什麽的。他把整個藥箱遞給我后又去追看電視節目,不理我了。
我打開内容豐富的藥箱,嘩,應有盡有。翻了再翻,翻出一盒安全套。咦了一聲,正在看電視的阿德忽然想到什麽似的,跳了起來,跑到我的面前,想阻止我看一些不該看到的東西似的。
但,太遲了!我手中拿著那盒東西看著他。
兩人對看沒幾秒,剛好另一個朋友阿志進來,若無其事的看了一眼,便走開去邊說:“ 有什麽奇怪,安全套來的嗎,沒見過啊?”
阿德則像做錯了什麽事被捉到一樣,陪笑的跟我說:“ 沒什麽啦!買了放著以備不時之需啦!”
在眾男友家翻到 3 級片 4 級片對我們來說已經不會大驚小怪了。
但男友們對這些禁忌怎樣說都帶有一點犯罪的意識 (沒結婚/ 女友用什麽安全套?)。
至於女人的禁忌呢,則只能被冠上亂放東西的罪名。
有一次一衆人到我家談天,有個男人在旁窮極無聊,自己去亂翻我屋子裏的東西。
也無所謂啦,我是無事不可對人言,無東西不可給人看的,就讓他去翻吧!
好一會兒后,我的眼角瞟到他停止動作了,正端詳著一樣東西。我轉過頭去看,哎呀我的媽,那是 ... 那是女人用的 ...
他擡起頭看到我的表情,再低下頭看了手上的東西一眼,好像忽然明白過來了的樣子。就馬上放下手中的東西,當作什麽事都沒有發生,又去亂翻其他的東西了。
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我家客廳那盞黃燈的關係,我看到他的臉紅了。一直紅,紅到耳根去,紅了很久都沒有消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